黑雪糕

是美工不是文手……真的……

[韩张]今日多云转晴,作者仍未想出此系列网游文的标题(6)

*非原作向,网瘾青年的游戏生活

*涉及到的游戏技能有原作里的也有我瞎扯的和玩过的一些游戏里的……


 

前文(1) /(2)/(3)/(4)/(5)


******

最终他们也没打成练习赛,因为排在前面的两个队伍都因人没到齐弃权了。

策划队战绩是一胜一负,工作人员过来叫韩文清准备时前一队刚获得胜利,场内一片喧闹。虽然游戏策划并非高水平竞技玩家,但赢下策划队仍然是观众们乐于看见的结果。

“不要紧张,就当观众都是假人。”舞台协调不忘提醒即将出场的队伍,“主持人会提一些活跃气氛的问题,配合回答一下就好,最好能带动一下气氛,比如,燃一点,或者说说感谢的话都可以的,谢谢了!”

夜光毒蘑菇指了指批娃儿:“放心,活跃气氛我们有专业的。”

 

“不看雷文就会饿”的队名出现在大屏幕上时现场有不少人笑了出来,登场时依然穿着恶魔女仆着装的批娃儿觉得这和cosplay舞台走秀没啥区别,对着台下就比了个心。

主持人在一片口哨和惊叹声中回过神来,耳机里导播不停的催促她赶紧抓住机会多问几个问题。参赛队伍大多是沉闷又临场紧张的宅男游戏迷,这种自带爆点还主动配合活跃气氛的队,简直比托还专业。

“我们按照惯例先来问一问单人报名的术士同学,”主持人激动得语调都变快了,“您刚才在准备室和他们都交流过吧?对哪位印象最深呢?”

“牧师。”

“那么原因呢?”

“他……戴了美瞳还戴着眼镜。”

“好的这真是一个惊人的发现。哎你们不要都盯着他看,一会儿还要比赛的这样会紧张,队友爱呢?我们来提问这位依然在给牧师施加眼神压力的同学——请问这位玩家,您的游戏职业是?”主持人迎向了批娃儿。

“骑士。”

主持人侧身去看大屏幕,导播配合地展示了队伍成员名单。

“好我们来看看队员名单,骑士,他的——”后半句报ID被主持人硬吞了下去,迅速转移了话题,“啊他的这个队伍显示队长是拳法家大漠孤烟,那我们来问问这位队长几个问题。”

“请问这个队伍名是您取的吗?有没有什么故事?”

“太久远了,不记得了。”

“那请问这个队伍在一起配合了多久了?”

“五个赛季。”

“非常长久了!很羡慕你们有如此稳定的队伍!那么接下来我们提问一下队里的治疗,这位牧师玩家,大家都说辅助职业是最能直观地感受到队员之间默契程度的,请问您这五个赛季来对于和队友的配合有没有什么心得和体会?”

“我是本赛季刚加入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主持人内心开始循环播放“好心累,可是还要保持微笑”的表情包。

“请问队里唯一的远程,弹药专家,作为唯一的远程是不是出场率接近百分之百?”

“当然了。小牧师来之前我们就只有三个人。”

“呃,小牧师这个称呼,嗯,看来大家都非常关照他啊!我们也感受得到队内气氛相当温馨哦!”

“队长很喜欢他啊!”

“非常希望他们结婚。”批娃儿一脸严肃凑近话筒,履行起活跃气氛的承诺。

已经跟不上节奏的主持人由着批娃儿拿走话筒递给了张新杰。

“来来来,”批娃儿对张新杰小声说,“配合一下!”

“打到第一就结婚。”张新杰接过话筒。

观众们开始笑了,竞技场打到第一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连梦都没梦到过,平时他们开玩笑也会说打到第一就如何如何,“打到第一就结婚”和“打到第一就删号”一样差不多是个自嘲的意思。

但对于场上的几位来说,打到大区第一虽然也不是什么可以轻易作出的承诺,但也不完全是不可能的事。还需要提升实力,更需要一点运气——却并非遥不可及。

韩文清想从张新杰的表情里解读出点什么,然而张新杰自始至终都神色不变,谈不上严肃也并没有漫不经心,说出打到第一就结婚,和中午说等会去吃蛋包饭的时候没有区别。

“好的好的!那祝你们这赛季就拿第一!有没有信心?”主持人看向韩文清。

“加油。”韩文清很简短地结束了对话。

 

稍后比赛正式开始,是常见的三局两胜制。第一局赢得还算轻松,虽然一开始声茶被集火打到剩两千血量躲在柱子后面和对方元素法师玩绕柱子捉迷藏玩得颇为惊险。

短暂的休息时间里韩文清已经把声茶当成是队友,开始不客气地指出她卡到了治疗视角的问题来。

“对方有两个鬼剑一个元素,我能选择的位置非常有限。”张新杰坦诚地补充道,“你有信心躲开远程就没问题,只是因为不知道你能发挥到什么程度,我心理压力就比平时大,但这不是你的错。”

“我太久没打了心里也没底。”声茶越说越小声,“下一场我注意。”

第二场异常顺利,策划队阵鬼被一波带走之后约等于胜负已分。

韩文清提醒着不要大意,自己却出了点小失误,不过没有大碍。打完后韩文清和张新杰原地诚恳互相认错,让过来道贺的主持人差点冷了场。

“你看他就是性子直。”夜光大蘑菇小声对声茶说,“今天实在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真的没事的。哎他俩还在检讨?”

夜光大蘑菇苦笑:“是啊,经常这样,特别较真。”

“祝你们早日打到第一。”

 

登记完领奖信息,又看了会别队的比赛,外面场馆就临近闭馆时间了。

夜光大蘑菇和批娃儿都要赶晚上的飞机,一起往机场去;声茶去收摊;张新杰给同学发了消息说晚上和队友一起吃饭,发完后问韩文清:“你晚上没安排吧?”

“没有。”

张新杰拿着手机备忘录给韩文清看:“这个,和这个……三家里面选一个吧,去吃个晚饭。”

一路上两人无话,都给自己找了借口地铁里太吵了不是说话的地方。张新杰一路看手机,韩文清盯着车门发了两站路的呆,掏出手机打开游戏论坛。

今日热帖自然是MegaPlay的场报,包括游戏未来版本新消息的汇总。整整一页热门推动只有一个帖子与这场展会无关。

这个游戏里,有没有让你奋不顾身死100遍也要保护他的人?*

如果韩文清擅长分析自己的心理,他会很容易得出结论:最近的一些在游戏里的奇妙经历让他轻易被这样一个标题触动了。

然而他不会,因此只是在本能驱使下点开了帖子,当作一个打发时间的消遣。

发帖人述说了自己一直追随一名从未正面交谈过的法师的身影的故事,引发很多人开始追忆当年事或者表白身边人。短短时间已经十多页了。

韩文清看到第六页的时候,张新杰提醒他到站了。出入站的人流里俩人差点走散,韩文清提醒了一句别跟丢了,话一出口就想起了俩人刚认识时,水晶洞里黑暗中只能听见彼此脚步声的同行;想起了许多次在战场里不顾一切地去救被围攻的石不转却见他在自保的同时还顾及着大漠孤烟的血线和状态;想起了下午在石不转账号上看见的那些全部指向他的治疗命令集。

游戏世界里能轻易地体验生死相随,而现实世界他连石不转叫什么名字都还没问。

 

 

TBC


*“这个游戏里,有没有让你奋不顾身死100遍也要保护他的人?”这个帖子的梗来源于NGA牧师区……这里包括标题、内容和引发的讨论都是真实存在的事件。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