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雪糕

是美工不是文手……真的……
lof经常连不上,微博@柠檬硬糖四十块

[韩张]今日多云转晴,作者仍未想出此系列网游文的标题(5)

*非原作向,网瘾青年的游戏生活

*涉及到的游戏技能有原作里的也有我瞎扯的和玩过的一些游戏里的……


 

前文(1) /(2)/(3)/(4)


******

直到张新杰转身要离开时,韩文清才回过神来。

“石不转?”

迎着对方不知惊喜好奇和疑惑各占比多少的探询的目光,韩文清开始自报家门:

“大漠孤烟,韩文清。”

在语音聊天里报ID和在现实里说出来完全就是两样的感觉,还好场馆里喧闹的人声为他们打好了掩护,不至于让这场面显得像什么接头对暗号。

确定了自己并未认错人之后,韩文清做出一个握手的动作,却中途改变主意去拍了拍张新杰的肩。

这下张新杰衣服上的多罗猫图案都像是和他本人一起僵硬了,手上装着粘土人的盒子也不知道往哪放,索性就直接往韩文清手里塞。

原先设想过的见网友情景和对话被突如其来的偶遇全盘推翻,张新杰跟着韩文清走过了一排展位才想起问问他还有没有什么要逛的。

“没有,不过等会要回企业馆去看策划挑战赛中选结果。”

“等会是指几点?”

“……还有20分钟。你的同学呢?”

“去占位置等cosplay比赛了。”张新杰在一排扭蛋机前停下脚步,“还有点时间,我去买几个币。”

韩文清看了看身边这些扭蛋机,猜测不出张新杰想要的扭蛋是“夏日清凉水着少女”、“蛋黄君”还是“桌面花园!多肉植物馆”。

如果是竞技场里他能在极短时间内判断出石不转大致的技能安排和走位,但网线对面的小牧师走进现实变成看起来比自己小几岁的学生之后,他的经验和判断就毫无作用了。

最终张新杰从贴着“猫科动物合集”的扭蛋机里连续摇出了两枚扭蛋,递了一枚给韩文清。

张新杰开始拆自己的扭蛋,“谁的比较凶,谁决定午饭吃啥。“

韩文清并不在意午饭吃啥,但拆出一只虽然活泼可爱但怎么看都不凶的狸花猫时,他还是内心吐槽了自己的手气。

再一看张新杰,仔仔细细地把封口的胶带全部揭开还把残留的胶都清理了一下才打开扭蛋,一只正在舔爪子的老虎被倒在了手上。

“走吧,看报名结果,然后去吃咖喱蛋包饭——”

走出几步张新杰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能不能把狸花给我,”把老虎递给了韩文清,“跟你换。”

 

可能是四人组报名的中选率确实比较高,也可能是韩文清等几人连续几年都没中选过积攒下来的运气,总之这一次他们的ID连同着“不看雷文就会饿”这个莫名其妙的队名出线在了比赛名单里。第五名随机抽选的队友是个术士,还算不错,给他们队伍补充了一个强控职业。

“去吃午饭。”韩文清放弃了跟微弱的手机信号作斗争,“1点回来去E出口找他们。”

Megaplay历来有个既奇怪又合理的现象:餐饮区即使在午餐时间人也不算太多。因为硬核玩家一般自带干粮在试玩游戏的排队中解决午餐,搞同人和玩cos的玩兴奋了就忘记吃饭,拍照党和看热闹的午餐时间就要去抢占下午各种表演赛的观众席位也没空吃饭。

俩人点好餐寻了个条桌在一端面对面刚坐下,暂时拿掉了头饰和爪子然而因为面纹的存在看起来依然不纯良的恶魔女仆就找到了目标,拿着一袋花枝丸晃悠过来。

“小哥,约会呢?”批娃儿存心要拿韩文清寻开心。

“我约你呢!别吓着人家。”

“啧,别这么凶,你这才叫吓人。小牧师,猜猜我是哪一个?”

“大漠孤烟?”张新杰放下碗筷,一本正经地投过去问询的眼神。

“哎?大漠孤烟能这样打扮?……哎不对,你怎么跟他说的?”批娃儿几乎就要以为韩文清去和小牧师碰面时是假冒他的身份的,转念一想大家虽然没见过但对彼此声音都很熟悉,这是他自己反而被拿来开涮了。小牧师此刻正美滋滋地观摩着他表情的变化,韩文清也神色复杂地看了过来。

“有前途!不打扰你们约会,我买个奶茶去。”看这二位一副你不走我们就不好好吃饭了的架势,批娃儿决定赶紧溜了。

 

吃饱喝足又去把独自在试玩区啃干粮的夜光大蘑菇打捞出来后,策划挑战赛的时间也快到了。赛场由演播厅改造而来,为数不多的观众席位早已坐满,平日里并不露面的游戏策划这时在台上介绍对今后版本的展望。

“不看雷文就会饿”被安排在第五场,几位在等候区落座后没多久,第五名队员也由工作人员带了过来。

“是你们呀?好巧哦!”做粘土的姑娘和已经在一排电脑前整理装备技能的四位打招呼后,在韩文清旁边的空座上坐下,把鼠标垫铺平整了登入游戏。

声茶,术士,所在服务器:疾风岭。

“抓紧时间换好装备,我们还能打几场练习。”韩文清已经搞定了大漠孤烟的装备和技能,起身去瞧了瞧其他三人,回到座位前看见声茶在戳手机,就皱起了眉头。

“换好了……”

“这都什么装备?”韩文清看着一身PVE装的术士,声音里明显透着不高兴,只是碍于对方不是熟人又是个女孩子不太好发作,“就这样来打?”

声茶不敢看韩文清,盯着面前的屏幕,“是这样……”点开了装备界面任凭他看。

“才两万血,攻击力有用吗?”

张新杰警觉地看了过来。

“对不起……我没有PVP装……”

“没有PVP装?那你来报什么名?”

“我……”

“别说了别说了,你先坐下,也能打——”张新杰也离开座位走了过来,声茶可能是被吓到也站了起来。

“没玩过怎么打?你还打算教她怎么用道具?”

“我去教,你帮我洗个点再去仓库拿两组魔能药水。”张新杰开始像游戏里刷buff一样拍打韩文清的肩,拍到第四下时韩文清不耐烦地转过身来。张新杰顺势把韩文清拽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又把耳机给他戴上。

张新杰看向声茶的屏幕,声茶赶紧让他坐,差点被旁边桌上的耳机线绊到。张新杰示意不用,一边缠起耳机线一边让她把角色属性和技能面板调出来看看。

“技能加得不错。”张新杰从声茶身后看她的屏幕,有点后悔没去坐。这个距离他有点看不清,调整了两下眼镜还是稍微眯起了眼。

“等会进场后跟着我们走,在道具商人那里买一个勇士徽章、一个无尽低语指环、一个黑暗统御者印记、十个绷带和三个烟雾弹。记不住就写下来。”

“好。”

“烟雾弹只能用鼠标点击使用,在屏幕右下角位置有三个标着B的炸弹形状图标……”

韩文清给石不转洗完了点又拿好了药水,刚挪动一下耳机就听见张新杰真的在认真地从头教术士用竞技场道具,不耐烦地瞥了一眼站得笔直的老师和在他看来就像个老板的学生,又把耳机戴回去无聊用石不转的号闲逛。

“勇士徽章快捷键你可以现在设置一下……”

“我设了。”声茶打开快捷键面板指给张新杰看,“我知道怎么用的,我……就这个赛季没打。”

“好,那尽量避免中减速,被远程锁定了先跑不要管其他,我能给你解控但减伤不一定能留给你,……”

 

韩文清操纵着石不转无聊地往公会仓库最高处的屋顶上跳,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怎么保护脆皮术士、扭蛋小老虎、能不能有时间打一两场练习、粘土人……

一个不小心就掉了下来,韩文清条件反射地按下了旋风腿的键位想跳回去,立刻想起这不是他自己的号。

无事发生,除了目标切换成了不远处被他停在一边的大漠孤烟和一句系统提示目标不在法术范围内。

张新杰放在这个键位的是一个以大漠孤烟为目标的法术指令集。

韩文清调出来石不转的指令集面板翻看过去,第一页是一些搜寻野图boss之类的功能指令,第二页是一些牧师技能。

第三页的指令不多,但每一条都是目标为大漠孤烟的法术指令,包括了全部的瞬发治疗技能和解状态。最后一条是选择目标为大漠孤烟,被设置在鼠标侧键上。

韩文清扯下了耳机,隔了一个座位的地方张新杰还在给声茶讲他们队伍常规的一些打法策略,声音清晰地传过来。他听了几句觉得自己冷静了一些,过一会才发现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就只想去洗把脸清醒一下。



TBC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