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雪糕

是美工不是文手……真的……

[韩张]今日多云转晴,作者仍未想出此系列网游文的标题(4)

*非原作向,网瘾青年的游戏生活

*涉及到的游戏技能有原作里的也有我瞎扯的和玩过的一些游戏里的


 

前文(1) /(2)/(3)



******

打起战场来,韩文清才知道他的“小牧师”队友在玩家之间“名气”有多大。

大概一晚上能遇到个三五次,在准备时间里看见石不转的id就开始敲省略号的,或者直接开始娴熟地刷屏骂人段子的。韩文清没事时经常就来战场里玩一玩,和不少“战场老油条”也都是眼熟经常排到一起的交情。有人连续几次遇到他和石不转一起排进战场,再一看个人信息俩人居然在同一个竞技场队伍,就忍不住来找韩文清本人“八卦”了。

“你们把那个牧师收进队伍了?”

“怎么了?”

“哎没怎么,就是,哎呀,这不名人么。上回有个老板被他堵在副本门口弄死几次,买凶报仇,结果这几天都没见他出现。”

来人见大漠孤烟没有回复,赶紧以一句“没想到是来跟你混了,哈哈,加油啊!”结束了对话,没敢把“能不能商量下让你这队友给我们杀几次截图完成任务”的念头给变现。

战场里石不转打得很能拼,是韩文清欣赏的风格。边打边聊着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个月时间过去,韩文清充点卡的时候才发现这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上线,上线时间又几乎都是和石不转在一起。

竞技场、战场、日常、新三本……

连石不转坚称需要缓解压力去“钓鱼”的时候他都在附近不远处挖矿。

挺好的,增进了解,加强配合。韩文清在小地图上寻找着下一个矿点。他觉得自己眼光真的还是不错,没什么竞技场经验的小牧师没用多久就跟上了队伍的节奏,交技能丝毫不拖泥带水。

包里面还塞满了石不转“练专业技能时顺手搓的药水”,血瓶、解状态药水、强化药水各十几组,邮寄过来的信里写着包里放不下就暂时不用从邮箱取出来。韩文清觉得总是白拿人家的有点过意不去,但他一个专业技能练了挖矿的实在是没什么对等的产出可以去回报一下。

“不然你就挖一颗大一点的陨星水晶送给他吧。”同样收到了一些药水并回寄了一些强化卷轴的批娃儿一本正经地说。

“那个有用?”韩文清怀疑自己和他们玩的不是一个游戏。

“没用,但是,大啊!亮晶晶啊!”

“还很土,很符合你们的审美。”夜光毒蘑菇补充道。

“本打算摘颗星星给你,走近看,你就是星星!”

韩文清可能只想问一问游戏策划,为什么这个游戏里没有同队PK系统。

 

线下游戏盛会MegaPlay来临的时候韩文清习惯性地问了石不转要不要一起去,就像询问要不要一起去副本一样。问出口才想起他连对方现实里在哪个城市都没打听过。

“我和同学一起去。”张新杰翻看着日程表确认了一下早已订好的行程,“你们也去吗?”

同学二字终于让韩文清意识到他的队友在不为他所知的地方,过着他同样一无所知的生活。不应有的陌生感突然袭来,一阵沉默之后,他觉得还是可以继续一下刚才的话题。

“你在上海?”

“我在杭州上大学。”

韩文清觉得自己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既不知道先问哪一个也不知道合不合适问。明明聊起游戏相关话题、讨论战术和技能衔接的时候都熟悉到能知晓对方下一句话的方向,现在却思路卡壳不知道下一步该往哪走。

最终二人的对话以交换了手机号结束。

张新杰把新获得的手机号存入通讯录,手机放到一边开始继续浏览游戏社区。最近他“钓鱼”的次数显著减少,因为似乎找到了新的减压方式:看大漠孤烟的论坛发帖记录。简单地浏览已经不能满足好奇心,张新杰把大漠孤烟的发帖记录地址扔进了收藏夹,闲着没事就一篇篇翻过去,看完主题看回复。

他现在看到的是游戏开服初期的大漠孤烟,对这个新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并享受着分享的乐趣,隔三差五就发布一些副本路线和爬山景点。很多人给他点赞,在回复里询问一些细节,大漠孤烟会频繁登陆论坛,仔细回复每一个询问和交流。这些帖子里出现的“古董级”id里有相当一部分已很久没再登陆过,也有的依然活跃。大型多人在线网游就像一个热闹的旅游景点,游客们来来往往,短暂停留。

张新杰也听同学里的老玩家们讲起过以前版本的故事,在老玩家们的回忆里,最早的“初心者时光”总是最为美好珍贵的,每一次面对未知的探索在多年后回想起来并讲述时总是被承载于欣喜而激动的表达。他从大漠孤烟过往的发帖里感知着这些类似的情绪,并把自己的那一丝没能和他共享这份回忆的遗憾仔细包裹了一层又一层,深埋于对于即将拥有的未来的确信和期待之下。

也许在将来他们终会各奔前程,但在这之前,至少他可以让自己能拥有的回忆更多一点、更清晰一点。

 

韩文清最近看手机频繁了很多,MegaPlay前夜直接把充电线拖到了床头,手机扔在枕头旁边入睡。醒来第一件事,先翻看了QQ和微博的留言和消息。

石不转表示他和同学要去买必须尽早去排队购买的画册,会早一点入场,等买完再约地方见面。

夜光毒蘑菇微博最后一条更新是前一天的云吸猫。

批娃儿在群里诉苦,这趟旅程惊吓不断:先是高铁延误,然后又发现订错了酒店,不但坑了自己还坑了不知是出于信任还是懒惰,放手交给他去打理住宿的夜光毒蘑菇。两人临近午夜才摸到了预定的酒店,终于得以休息。

因为错订的酒店离场馆较远,原先在酒店接头的计划也改为在离场馆最近的地铁站碰面。不出意料地,韩文清是到得最早的那一个,等了十分钟两趟地铁过去还没见着人,韩文清刚拿出手机看看消息,肩上就被人拍了一爪子——是真的爪子,游戏里的团队副本boss,胸大腰细腿长的恶魔女仆,此刻正充满好奇地打量着他。

“凡人啊,与暗夜的使者签订契约吧——”恶魔女仆开口,却是一个熟悉的男声。

“……把你的爪子拿开!”韩文清忍住了在人来人往的地铁站喊出批娃儿三个字的冲动,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

“太无情了!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大漠孤烟同学?“

夜光毒蘑菇拍了拍恶魔女仆的角,靠近去小声道出一句惊人的事实:

“小姐,你的胸部移位了……”

“哦哟,地铁上挤的!我他妈……”

三人开始向展馆方向移动。路上收到石不转的消息说已经进场了,人很多信号不太好,尽量保持联系。如果联系不上就下午1点E出口附近见,他穿着白色多罗猫T恤和浅蓝色牛仔裤。

 

一进场三人就不得不分头行动了,一身热辣打扮的批娃儿立即被拍照党们包围;夜光毒蘑菇直奔新游试玩区去排队试玩了;韩文清肩负着报名“策划挑战赛”的重任去了商业馆。“策划挑战赛”是他们所玩的游戏历年在MegaPlay的传统项目,规则是玩家可以四人组队报名,也可以单人报名。主持人随机抽取四人组和单人各一,现场组成一个五人队伍,作为玩家组参赛;而策划方由安排好的四名游戏策划和同样随机抽取的单人组一名玩家组成。这样既有队内配合,又充满了不确定性,不缺看点并且无论哪边赢都不会有什么舆论上的风险,很能带动现场气氛,满足娱乐需求。往年他们三个都是各自报的单人,由于单人报名人数多从未被抽中过。今年加上石不转,终于可以组队报名了。

商业馆里此刻是各家游戏公司对外宣传自家新作的时间,台上声嘶力竭的主持人带着商演和模特依次登场亮相,台下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和摄影爱好者不畏人流也不惧噪音地争抢有利地形。每个展台前都被围得水泄不通,尽管展馆外停着两辆临时通讯车,馆内无线信号依然断断续续。到处都是焦灼地拿着手机收发不了信息的人。报名各种活动共用同一个队伍,韩文清排了半个多小时的队才报上名,在群里发了两条“报完名了”,不出所料地显示消息发送未成功。红色的惊叹号标签看得他心里一阵烦躁。QQ消息栏一直显示“接收中”,石不转在二十分钟前给他发了一条“我们在同人馆D06排时光之镜画册”之后也没了任何的消息。

商业馆人越来越多处处都是一副此地不宜久留的气息,但这时候去试玩馆也已经排不上什么热门游戏的队了。韩文清又翻了一遍QQ,没收到任何新的消息,批娃儿估计还在被花式拍照,夜光毒蘑菇不知道在哪个游戏试玩席上沉迷呢。

韩文清随便找了个通道先出来透透气,就走到了临近的同人馆。这边人也只是稍微少一点,虽然名为同人馆,各家运营的官方周边展示和售卖为了分流也安排了过来。官摊都是大手笔布置,虽然宣传为主卖谷为辅,为防止早早卖空被粉丝骂还是备货充足。扭蛋机沿着墙摆成了一排,韩文清从守在扭蛋机边求交换各种盒蛋食玩的人群中穿过,看见一位小哥手上拿着的一块纸板是个很眼熟的图案,牧师技能天使之翼的图标,同时也是石不转的QQ头像。

小哥见韩文清往自己手上正在兜售的东西多看了几眼,立刻抓紧机会来推销,兴奋地问老板来个杯垫吗?均价25现在手上这些都只要15!

韩文清拿过天使之翼那张杯垫,还在思考“均价25”是什么意思以及和“只要15”之间的联系,小哥已经娴熟地又挑出几张同样的和其他牧师技能的,高兴地表示打包带走还可以更便宜,五张一共50块。

这次小哥的推销成功了,这位一看就很能打的老兄没有任何异议地买走了五张牧师技能图标杯垫,感动得他说了三遍谢谢老板。也算他不走运,抽了50发杯垫,自己需求的狂剑弹药没出几个不说,热门职业比如剑客战法的都极少。拿着一堆没什么人要的牧师机械师气功师的在这里蹲了半天了也没个来问的,跳楼大甩卖都甩不出去。

可现在算不错一次把牧师的五张全部打包卖掉了,只是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位买家居然是个玩治疗职业的……

“人不可貌相啊!”抱着一堆杯垫的小哥得出一个结论,目送着韩文清走向馆内人流最密集的地方。

D06摊位的队伍拐了两道弯,一直排到了临近的出口。队伍里又是男生居多,白色T恤到处都是,想在这样的队伍里找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人,那难度也太高了。

韩文清绕到了D06对面的通道,想换个角度再找一找“目标”。这边几个摊位也都在排队,只有中间的一个摆满了粘土小人的摊位无人问津。

想从粘土小人摊这里看一看对面,又不太好意思让摊主看出“我不是来买东西的甚至对贵摊毫无兴趣”,韩文清觉得先买一个粘土人会比较合适,就想问问仅有的几个他能认出的动漫角色小人的价格。

“你有预定吗?”看摊的姑娘翻开了一个大概是写着预定名单的大本子。

“没有。”韩文清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个摊位前没有人。想来也是,这些小粘土人不可能是当场做的,原来这是个预约之后来展会上取订的摊。“我现在预定可以吗?”

“可以的,你留一下QQ,我回去加你……之后把参考图发给我,哦微博也可以。”

姑娘把本子倒了过来从另一面翻开,递给了韩文清。第一页上写着:

超可爱的粘土定制!

50mm/80mm,每只180-300元

来图定制,动漫人物/游戏角色都可以哦!

不接真人明星等

满500包邮,支持魔都各类漫展场取!

第二页开始是留联系方式的地方。韩文清写下自己的QQ号,放回去的时候,看见一个很眼熟的粘土小人,穿着和大漠孤烟同样的拳法家PVP套装,右手握拳瞪着自己。

有点可爱,他脑补起粘土小人石不转挥舞着十字军敲打过来的样子。

跟摊主道了谢,韩文清依然有点不太好意思当着人家面去观察对面。刚好有顾客来取订,摊主的注意力集中在她的大记事本和顾客身上,韩文清就趁势让到一边。

“论坛上预约的,id是望山云雾。”

“哦好的我找找哦……”

好像在哪见过这个id,韩文清在对面的人群里寻找着白色多罗猫,一无所获的同时记起这个id这几个月来给自己的不少视频点过赞。

韩文清离开摊位之前,看见拳法家小粘土人被装进盒子。

原来是个同职业玩家,难怪会看自己的视频。韩文清多看了这位朋友几眼,呆在了当场——

白色多罗猫T恤,浅色牛仔裤。



TBC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