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雪糕

是美工不是文手……真的……
lof经常连不上,微博@柠檬硬糖四十块

[韩张]今日多云转晴,作者仍未想出此系列网游文的标题(3)

520快乐,爱就要大声说出来,我永远爱82!


*非原作向,网瘾青年的游戏生活

*涉及到的游戏技能有原作里的也有我瞎扯的和玩过的一些游戏里的

*一些游戏设定同上,有什么看不懂的名词欢迎提问我以后尽量避免……

 

前文(1) /(2)

 

******

“不看雷文就会饿”3v3竞技场队伍,颇有纪念意义地迎来了第四名队员。

“!!!!”

“厉害了!!!”

两名队友在聊天栏飞快地打字表达着内心的激动。

“大漠在哪边捡到的小牧师?挖矿挖出来的?”

“是不是把我们队长当鱼钓了……”

“小牧师,我们队很靠谱的!就有时候这个人骂你你就当没听见就行了!”

“对对对,他这个人啊,其实很好相处的!”

“闭嘴吧你们。”大漠孤烟继续发送出“五毒教主带你祥瑞”的2v2队伍邀请,对石不转解释说因为不够人就没组5v5队伍。

两个队都是同样阵容:拳法家大漠孤烟、弹药专家夜光毒蘑菇和骑士批娃儿。从场次上看得出这三人是打3v3为主,而且本赛季开始以来出场次数相同,即一直在以此职业组合出战。这是一个很偏门的不带治疗的组成,核心思路就是三个强干扰职业缠住对方治疗或者法系先干掉一个,然后利用人数优势再行周旋。

韩文清要来了张新杰的QQ号把他加进群的时候,看到了夜光毒蘑菇在群里分享的一个链接。是这几天论坛上的热帖,楼主义愤填膺地控诉石不转在副本门口杀人守尸并且打不过就跑的行径。回帖里几群人吵作一团。

“不用理这种。”他想了想,在群里说了一句。

“没事,我看着觉得还挺好玩的。”石不转回复。

“那你有没有看过更好玩的,雷文吐槽中心了解一下。”

“那上面有主角是我们大蘑菇的不可描述文学——”

夜光毒蘑菇和批娃儿开始一唱一和地把话题带向八卦的方向,韩文清关掉了群聊窗口。

自从开排位系统以来,韩文清的3V3队伍在大区内一直成绩不俗,经历版本更迭,前排的队伍和人都换了几茬,唯有拳法家大漠孤烟,不论什么时候点开排位榜单,总能在第一页的某支队伍中发现他的身影。

游戏里素有“一个补丁一代神”的说法,即职业强弱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胜负。拳法家在近几个版本中一直处于中等偏下地位,很多人议论如果大漠孤烟换个职业也许就能够登顶,甚至有过丝毫不客气的“所谓对自己坚守某一职业的信仰就是拖累队友”的批评。韩文清对此不予置评,对他来说换和不换职业毫无区别,都是拼尽全力去获得胜利。他不喜欢失败却也不惧怕失败,换一个“更好打”的职业无非是走一步捷径。

虽然韩文清只是觉得没必要走这一步,热情而八卦的玩家却为他脑补出了一幕幕感人肺腑的“坚守信仰”的大戏,有通过脑补感动了自己的也有对此不屑一顾进行嘲讽的。甚至在社区内出现了开篇就写明“剧情全是我编的”以他为主角的小说,编造着大漠孤烟与对手、与队友甚至与游戏公司员工的种种“爱恨情仇”。

两位队友偶尔就以看此类“文学”为乐,3v3的队名也是由此而来。张新杰接收了夜光毒蘑菇传来的几个从名字上就透露着诡异的文本文档,打开快速浏览了一遍,决定还是看一看这个队伍之前的对战录像比较有营养……

“知名且本人也许并不知情的有争议拳法家玩家”大漠孤烟的竞技场对战录像很容易搜到,虽然随便搜索出来的结果杂乱无序,但好在各个时期的都有一点。张新杰挑了近期的开始看,发现大漠孤烟本人在游戏论坛上的ID也很实诚,就叫“大漠孤烟DMGY”,张新杰顺路就看了一眼他的过往发帖纪录,这是个在游戏上线伊始就很活跃的论坛账户,只是近年来发言越来越少也越来越简短了。但从同步上传的录屏文件和关注的话题看来,他对游戏的兴趣是丝毫未减。

 

PVP玩家并没有什么每天固定时间需要上线进组的任务。三五成群小团体一起玩,人到得齐、又都有兴趣就打打竞技场,人少就打战场或者清日常挣点钱,周末找个金团提升提升装备。大多数PVP装是用战场和竞技场的积分换取的,副本补充只是少数。

这天韩文清上线时候,发现队伍积分涨了12分,石不转和批娃儿的位置显示他们在战场里。

“小牧师靠谱哦,真没打过竞技场?不是谁的小号吧!”

“不会。”韩文清接下组队邀请,“打几场看看。”

结果几场打下来韩文清大概说了一百遍“参与进攻”。

张新杰意识到自己开始逐渐紧张起来,因为大漠孤烟几乎每一句突如其来的提醒都是针对他的。

“不要上桥。”——就在他正打算往桥上走的时候。

“打断留着!”——在他想要打断对方术士施法的时候。

竞技场里大漠孤烟,给他带来的压迫力居然比在清泉峡谷的吊桥边作为对手追着他打时更大。战斗经验上的巨大差距让他们如同老练的观察员和被丢进实验箱的小白鼠。无处遁形的小白鼠下意识地刷新了一个本不需要补的buff,想分散一下对于正在被观测这件事的注意力。

“紧张什么?”

又被看穿了。张新杰却反而放松了一些,逐渐冷静下来不再去考虑正在被审视着这件事,调整者视角将双方包括自己在内六个人的位置尽收眼底,开始继续依照自己的判断做出下一步决定。既然一时无法跟上队友的步调,那就先简单明了地告诉他们自己的思路吧。

“意识和反应都可以,但是要多打。”韩文清打开了这几场的录像但没按播放键,不用回顾他也知道问题在哪。

“记住你是攻防转换的核心,自己找位置,找机会。”

“交技能不要犹豫。”

“发现情况立刻沟通。”

韩文清也不确信这样点到为止的说法石不转能不能会意,但竞技场战斗的配合和策略本就很难可以三言两语讲明白。很多基于经验累积的本能反应是需要堆时间和场次堆出来的。他用打字的方式一句句简短而有效地对这一阶段的战斗进行总结,希望文字能比语音多给对方一些理解的时间。

“还要练练配合,全靠竞技场里磨合效率太低,多打战场,有时间就跟我去。”

“好,能不能发我一份近期的对战录像?网上能找到的比较有限。”

看见石不转回了一行消息,批娃儿放心下来。虽然大漠孤烟并不是一个如别人所说不好相处、说不通道理的人,但也绝对谈不上温和。竞技场本身就是个容易让人上火的事情,来玩PVP且技术不错的人又多数是心气比较高的,互相意见不合经常就话不投机半句嫌多,陷入都不想搭理对方又心中暗自较劲的尴尬局面。然后他这个想从中“调停”又有心无力的人就总是特别心累。

当天稍早一点时候,批娃儿、夜光毒蘑菇和石不转打完竞技场,石不转暂离去吃饭,这俩就已经开始操心怎么把“挖矿挖来的小牧师”留住。

“小牧师不错哟,稳得住,不急躁。”

“是的,我看他还有点乖,我觉得大漠眼光可以的!”

“你这说得跟看新儿媳似的。”

“那大漠就是我儿。”

“可以,得行,你去跟他说。”

“别了吧!”夜光毒蘑菇自觉胡言乱语的段位比不过批娃儿,决定先溜为敬,“我晚上还有课,先走了。”

下线前他没忘记提醒批娃儿多关心关心小牧师的情绪。两个也不算特别靠谱的人讨论了十几分钟脑补出了大漠孤烟可能说出的“攻击性语言”并且一一对应地列出了对策。

 

批娃儿已经做好了准备,打开了保存在桌面的“关爱小牧师”文本文档,打算一旦大漠孤烟说出什么比较激烈难以让人一时接受的言辞来就立刻发给石不转,解释一下这位朋友只是就事论事意在交流,并没有要评判他的意思。

虽然在他们区玩竞技场的“圈子”里有着大漠孤烟根本不说人话,动辄就让人滚的传言,但作为当事人的批娃儿对此再清楚不过了:当时是一个赛季初,他们打3v3连着赢了一个眼生的队伍两次,第三次QQ上弹出消息,某个群里一位“老熟人”发来消息说他们是在给“老板”上分,最后几场了求放过,“让一让”。

那个“滚”字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在聊天记录中的。后来不知怎的传出去就成了大漠孤烟的黑料。玩竞技场的“圈子”里本就代打成风,大漠孤烟既不参与不支持,也不经常出现在群聊里和大家进行商业互吹的联谊,只偶尔聊一聊游戏相关问题、一起骂骂运营商和游戏策划。有点游离于这个“群体“之外,却又因过硬的实力和从不搞事情让人另眼相看。

逐渐地这个“不好相处”半真半假地传出去成为他的个人标签,大漠孤烟也没做出过什么不满的表态或者澄清过。但后来加入的队友们大多在这个先入为主的印象影响下特别敏感,一言不合就跑路。

最终这个文档很幸运地没有派上用场,批娃儿目睹着老队友和小牧师亲切友好地交流了本队录像之后携手进入战场,感动落泪心满意足地安心下线,没忘记给夜光毒蘑菇发了条消息:

“亲家,相亲顺利!我觉得这门亲事得行!”

“………………谁跟你是亲家呢?”

 

 

TBC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