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雪糕

是美工不是文手……真的……

[韩张]今日多云转晴,作者仍未想出此系列网游文的标题(2)

*非原作向网游文,网瘾青年的游戏生活;

*涉及到的游戏技能有原作里的也有我瞎扯的和玩过的一些游戏里的;一些游戏设定同上,如果有看起来比较累的地方请指出我以后尽量避免……

 

前文(1)

 

******

“……妈的。”韩文清心知是自己大意了,被心控丢下山崖,血条是即刻清零,再充分的技能安排也无法施展出来。PVP输掉给人带来的不悦远比PVE要严重,因为作为对手的怪物没有情绪上变化而玩家是有的。胜利的一方所获得的成就感会在失败方这边被不合时宜地脑补出来,捏造成一个让自己最受打击的样子。他已经能想象到牧师“解决”掉自己之后“哇,真可惜啊!就这么掉下去了!”的神态了。

跑回去复活的路上,屏幕上方出现了随机副本准备确认,韩文清这才想起之前登录排队的事来。

“能复活吗?”韩文清问剑客。没有回答,他又打字问了一遍。

“能,我们进本?”

“进本吧。”排队不容易,喜欢在野外钓鱼的人,有一次就有二次。下回遇到再收拾吧。这种“下回遇到再收拾”只代表韩文清此时此刻的想法,因为对他来说这种对手可能过几天就不记得名字了……

 

二人复活后点下了入队确认,这次排到的副本是“残像走廊”。这是一幢废弃已久的城堡,破旧的长廊深处传来若隐若现的不祥歌声,画中魂无日无夜地游荡,等待着送上门的冒险者。

进入副本的五人陷入了一种更为奇妙的氛围,没有问好,也没人说一句合作安排。觉得今天一定是见了鬼的剑客在队伍频道用成串的省略号表达着他复杂的情绪;双手抱胸的拳法家皱眉看着一脸淡定的牧师;对方的目光移到他头顶的角色名之后停留了三秒,表情却没什么变化。

“搞什么啊,拳法家当坦这里不好打吧。”另两人中的战斗法师发话了,一进本他就观察了下几位队友的装备,发现都不如自己,说话立刻就有了底气。

“是哦,两个近战,麻烦。”枪炮师紧接着表态,意思是这里拖后腿的人可不是我。

这倒不是说近战不好,是这个副本机制比较特殊,“残像走廊”的后半段有一段被玩家俗称为“天堂路”的步道。在全队跑进道路尽头的“安全区”之前,路两旁会源源不断地涌出鬼魂怪,本身皮脆血少不难打,但麻烦在死亡时会对近战范围产生爆炸伤害。拳法当坦对付这种仇恨非常难控制的大量小怪是不占优势的,爆炸伤害又对近战很不友好,因此就有了上述意有所指的对话。

没人接下一句,在大家对队伍配置不满意陷入僵局的时候,接下来就很可能就是发起投票踢一个看不顺眼的人出去,等系统重新安排一个人进来补位。至于被踢的倒霉鬼是谁,一般是个“先下手为强”的事情。要是碰巧队里几个人都不愿意先下这个手,那决定权就交给坦或者治疗。

于是几个人一起看向队里的牧师,希望他们的“治疗大爷”发句话,把坦或者某个近战给换了。石不转却是抬手几个buff刷下来,表示可以开工了,无声地终结了这还没摸到怪先开始甩锅的无意义对话。

“上了。”韩文清让大漠孤烟冲向了第一波怪。画中魂察觉到危险的逼近,凄厉的尖叫在看不见尽头的长廊里回响。

一路打得还算顺利,即使是各怀心思也没什么合作的想法,几个人都还尽职尽责。“路上不打,全部拉到底再A,别OT。”在接近“天堂路”之时,石不转在组队频道发送着安排,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会帮你。”

“加不上怎么办啊!”枪炮师觉得还是要先把锅甩出去,野队里谁也不用对谁负责,出声指挥的人也不一定就靠谱。前脚让你不要着急打、后脚就责怪输出太低的事情是家常便饭。这里远程就他一人,要是聚集了太多的怪治疗跟不上,事后埋怨起输出不给力来可就全是他的错了。

“加不上就灭嘛。我本来就不会碰鬼魂怪。”战法不甘落后,第一口锅甩给治疗,意思是灭就是因为你加不上;第二口锅甩给其他人——万一是因为打掉的怪爆炸了灭团那可绝对不是我干的。

“我觉得——”

“打完再说。”大漠孤烟打断了剑客的话,“我全技能都在的,上了。”

离得最近的鬼魂被突如其来的一记崩拳击飞,又把身后撞倒一片,三五只鬼魂一起腾空而起张牙舞爪地向大漠孤烟笼罩而来。其他人紧随其后,看着源源不断刷新出来的鬼魂只能干着急,既不能随意出手,也不敢使用冲刺或加速之类的技能去超过坦的身位。

“不要动手。”大漠孤烟一路向前迎接下一波鬼魂,不忘提醒队友。拳法家不像骑士可以靠不断的格挡对所有的怪源源不断地建立仇恨,这种群拉并且不断有新的目标的场合仇恨会很乱,称得上是一打就OT。

昏暗的过道里,一片散发着浅金色光芒的羽毛缓缓飘落在距离大漠孤烟一步之遥的地上。牧师技能“天堂之羽”,触碰之后会获得暂时的移动速度提升。“准备跟上。”羽毛是丢给大漠孤烟的,这句话却是说给其他人的。

整个队伍提速的同时,石不转给自己也丢了一片羽毛。留下一句“5秒后准备接怪开减伤”,手握着银色的匕首和十字架的身影就冲进了前方的鬼魂群里。再回来的时候十几只鬼魂跟在他身后,两人一个渐隐清仇恨一个断空波复制周围仇恨,所有鬼魂的仇恨值转移到了大漠孤烟身上,解决了拉怪的问题,接下来不出什么差错就可以了。

终于到了安全区,枪炮师早就按捺不住,技能全开一波输出。站在一旁扮演袖手旁观角色的剑客和战法已经开始展望起最终boss的宝箱。“天堂路”过掉,后面就没什么大的难点了。奖励到手只是时间和运气的问题。对于装备和道具,大家的梦想总是有很多,梦做得多了聊起来就像已经成真一样眉飞色舞。就算最后在打开宝箱之时被无情的现实完全击碎,也能以一种偏要勉强的姿态用不干胶把易碎的梦想仔仔细细粘回原形,小心存放以备下次做梦使用。

表示自己要下线了,婉拒了继续排下一个副本的邀请之后,石不转退出了组队。

“哎,还好他没故意害我们灭团。”剑客检查着背包里新添的战利品,看见石不转已离开组队,才松了一口气。今天真是够倒霉的,被治疗反杀还守尸体丢了人不说,副本也没出什么材料。等晚上再打个副本碰碰运气吧!

韩文清没接他的话,他倒是没考虑过可能会有刚打过一架的“故意害灭团”这种危机,剑客这么一说才被提醒了。

 

韩文清确实没再思考过“要再去偶遇一次喜欢找事的牧师并且揍他一顿”的问题,但偶遇这种事情,理所当然就是该发生时就发生,完全不遵循主观愿景的。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在鱼人海岸挖矿的韩文清,正从一个水晶洞里往外走,就看见石不转冲了进来。

外面隐约传来几个人和鱼人缠斗在一起的声响,大漠孤烟扔出一个组队邀请,转身一个云身向着水晶洞深处奔去:

“跟我走。”

身后传来组队邀请被接受的音效、水从洞穴的顶部滴落的声响和牧师跟上来的脚步声。

韩文清方才挖矿时把这个洞里作为光源的魔法水晶全数挖完了,现时两人都被黑暗笼罩,即使开着矿工灯也只能照亮视野正前方的一小块区域。韩文清三天两头来这里挖矿,把地形、路线和每个出入口的坐标都摸得一清二楚,即使没有光源,单凭小地图也能顺着记忆中的路线准确找到出口。

屏幕上一片漆黑实在算不得什么愉快的游戏体验,两个人只能通过小地图上的两个圆点来确认彼此的方位。

“跟上。”

“……”石不转在组队频道敲下一串省略号。

张新杰的某个“钓鱼”点在这附近,被“鱼”叫援军围追经常就往水晶洞一躲,路线图以前是画在他手边的一本笔记本里,后来熟悉了就不再去翻那本子。大漠孤烟选择的路线他是知道的,记忆中的路线和带路人的前进方向重叠,奇妙的放松感让他心无顾忌地在黑暗中前行。

叫骂声和纷杂的脚步声从洞口传来,一般人是即使在有照明时也摸不清这一水带数十个水晶洞的路线的,地图上虽标出了地形,但并没有提示哪些地方此路不通、哪些才是真正的通道,有些地方更是上下层交错无法在平面的地图上表现出来。追进来的几位分头行动,不仅一无所获,还分别在不同的地方陷入了迷路的困境。实在是气不过在区域频道里刷屏,又是挑衅又是骂,只得到一堆吃瓜群众嗑瓜子看戏煽风点火的无营养回应,最终只能各自使用回城道具了事。

 

大漠孤烟推开一块挡住洞口的巨石,两人从仅有半身高的洞口钻出来。外面是鱼人的领地,这些五彩斑斓的小家伙们手持简陋的武器,成群结队地在沙滩上奔跑和搬运贝壳。

石不转向大漠孤烟道了谢,像是看出他眼中的疑惑,决定坦白:

“四个人,组队来找我的。”

韩文清早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只是对于“来找我”这种轻描淡写的说法很不以为然。

“又是在副本门口堵人还守尸?”

“我没堵过人。”石不转说,“我都是在路边装暂离,有的人以为我真的不在。”

“打发时间?”

“是缓解压力。”

“来打竞技场吗?有空的时候。”

“我时间不是特别多,也没太多经验,不过……”

“那就来试试看。”

被人钓了鱼并以谈不上什么“正面对决”的方式解决掉了,还主动邀请他打竞技场。这怎么看都是个离谱的故事,韩文清却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要珍惜自己的第一位竞技场队友!尽管是钓鱼钓上来的。打竞技场从来都是散排野队的张新杰对着屏幕上的好友申请点下确定的时候认真地做了个决定。

 

 

TBC

评论(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