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雪糕

是美工不是文手……真的……

[韩张]今日多云转晴,作者仍未想出此系列网游文的标题(1)

*标题是真的,如果到写完也还是想不出来就这样了……想出了会改。CP之前比较忙大概一周更1-2次;

*非原作向网游文,网瘾青年的游戏生活;

*涉及到的游戏技能有原作里的也有我瞎扯的和玩过的一些游戏里的;一些游戏设定同上,如果有看起来比较累的地方请指出我以后尽量避免……

 

******

周末的午后,游戏里的组队频道热闹非凡。系统设定的刷屏限制也无法阻止一行行周常任务组队、金团开团、竞技场找队友和副本组队的信息走马灯一样滚动,时而还有公会收人的浑水摸鱼,不依靠查看聊天记录的插件很难跟得上这巨大的信息量。

其中最多的是组队连刷新三本。所谓新三本是一个月前小版本更新时追加的三个五人副本,只有困难模式。副本掉落各职业的特效饰品,虽然装等不及顶级团队副本,但因为特效独特还是十分抢手。更何况还有小概率掉落有价无市的稀有图纸和泡妹子网骗必备的外观配件,于是每日新三本连刷成了很多玩家雷打不动的“日常课程”。只是新三本的怪强度较高,boss战机制相对来说也是五人本里比较复杂的,对没有装备积累和副本经验的新人小白来说还是相当苦手。因此所谓的连刷队速刷队一般会在组队频道广而告之,检查发送过来入队申请玩家的装备和成就之后组成一队“强力队”杀入副本,而不是利用系统提供的自动匹配组队系统去碰运气。至于这些“强力队”到底水平如何,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韩文清和要下线的竞技场队友们道了别,传送到声望任务区,开始清今天的日常任务。今天一直都在打竞技场,新三本也没刷。他不喜欢去耗费时间精力组“强力队”,觉得也不比野队强到哪儿去。韩文清的职业是拳法家,可坦可输出,玩输出为主但应付这种五人副本也有一套还凑合的坦装,作为坦排随机副本的等待时间不算太长,可以接受。

刚刚登录到随机组队系统,韩文清就收到了一条组队邀请。

仔细一看是来自同样站在发任务的NPC旁边的一名剑客的,大概是想一起做任务吧。

“我在排随机本。”韩文清拒绝了邀请,在公聊频道里解释了一句。

剑客立刻用私聊回复:“大哥可以带我一起排吗?DPS实在是排得太慢了QAQ”

韩文清盯着那个“QAQ”的颜文字看了三秒,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大家都不能好好说话,但还是没想出什么又体面又合适的理由拒绝这位看起来装备不差,遭遇很惨,为了抱大腿还不惜叫他一声“大哥”的剑客。

组上之后重新登录了一次排队系统,剑客表示他这块地方的日常已经做完了,先行去其中一个副本门口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组到个治疗——输出职业总是好找的,如果能组上治疗他们就不用排队了。


张新杰操作着自己的牧师角色跳过地上蜿蜒而过的藤蔓和泛着诡异紫色光雾的毒液,同时切换着目标把两个瞬发治疗技能扔给了队友。找到一块相对比较太平的位置之后读完一个慢读条高回报的治疗术,在回蓝技能CD清零的一瞬间张新杰就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对应的快捷键,同时在组队语音里提醒队友治疗在回蓝。这个版本牧师的回蓝改成了最多持续6秒的引导技能,优点是回蓝量比以前更多了,缺点也显而易见:角色在施放引导技能时是无法移动和使用技能的。

队友并没有给他什么回应,事实上这个“强力队”除了刚进副本时队长豪气冲天地说了句等同于废话的“我开怪了,奶跟上,dps全力打”之后,就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对话了。队伍配置合理大家装备也都不错,一路毛手毛脚地乱打着到了最终boss面前。张新杰从第一波怪开始就知道这队非常水,但他并没有说什么。监控着大大小小技能的CD,计算着每秒治疗量和技能耗蓝量的平衡,精密而有序地安排着每一个技能以应付各种状况,这种哪怕是失控都能化解为跟着自己步调走的感觉,对他而言可能就和别人玩近战输出职业刀刀出暴击一样爽。

现在并不是使用回蓝技能的最佳时机,可能并不能安稳地回满6秒就会不得不主动打断去给几个处在水深火热中的队友去救火,但张新杰没有更好的选择。他必须尽快回蓝,而且只要能回够3秒可能就足够坚持到下一轮了——结果3秒一到果然就出了状况,正在施法的元素法师没有察觉到一条藤蔓正在向他靠近,被缠了个正着。

无序乱打的队伍在最终boss暴露了所有的弱点。坦乱交技能,绝大多数时间都处于用脸挨打的真空期并且仇恨随时崩溃;两位近战打断有半数断错于是boss回了接近一半的血量极大延长了战斗时间;全队装备最好的元素法师不仅不躲技能站桩强撸,切换目标都有好几秒才能反应过来,清理boss召出的小怪效率极低。而一切的压力最后都转嫁给了治疗。

把法师抢救了下来,张新杰频繁切换着目标给这几位大爷保证着血线,还用牧师仅有的一个CD较长的打断技能辅助着打断boss技能。对他来说跟团队副本或者PVP相比,这种场面并不是压力很大,而只是觉得被无端延长的战斗既无趣又无聊。无聊到他甚至发现了除他之外的四人都是来自同一个公会的,还是个挺有名气的公会。

一般5分钟就能打死的boss终于在接近12分钟的时候轰然倒下,发出逼真的树木倒塌的声响。张新杰正在翻看战利品的时候一条私聊发送了过来:“兄弟,来咱公会吗?”

同时发送过来的还有一条好友申请。

张新杰接受了好友申请并回复:“不了,谢谢。”

很少有人会拒绝大公会的邀请。何况这是全服有名的顶级公会、开服元老,无论PVE还是PVP都拥有顶尖水平的队伍和完善的管理。

但张新杰显然考虑的不是这些。享受公会各种福利的同时自然也要受一些规矩的约束,首当其冲的就是野外PVP行为规范。各大公会之间或针锋相对或塑料友情,一点小冲突很可能就被无限放大导致需要消耗人力财力去收拾,于是各家管理不约而同地在公会规章里提出了野外不要主动惹事之类的条款。虽然这完全不可能严格执行,但对张新杰来说一旦接受了这是被定下的规矩,他就不会去违背了。

所以加入这种大公会的话他就不能随心所欲去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之一了——

 

退队出副本之后,张新杰绕回到副本门口。“新三本”之一的“清泉峡谷”利用了最新的无缝载入技术,副本内外环境一体化,层层错综交叠的枝叶遮蔽了天空,营造出神秘的氛围。落叶铺就的小径两旁站满了寻求组队和趁着人多卖卖补给品的玩家。

张新杰向着远离副本入口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换了几件装备。原本整齐的职业套装换成了随意搭配的散件,又换了两个饰品。他沿着横跨山崖两边的吊桥走到底,在桥头停下来,原地无意义地跳了几下确认了位置。对着聊天框敲下“/afk”的命令之后,角色名“石不转”的前面出现了一个表示玩家已暂离的标记。一身杂鱼装束几乎看不出是什么职业的牧师在桥头小路的中央坐了下来,而屏幕前的张新杰站起来活动了几下手臂,倒了一杯水,扔进去一片泡腾片,开始用手机刷新游戏论坛页面。

当他差不多要看完第三个帖子的时候,鱼终于上钩了。

 

“我靠!!!”

耳机里突然传来一句叫骂,专心致志做着任务的韩文清下意识地看向队伍面板,发现队友的血槽已经清空。

“妈的,被人阴了。”队里的剑客没好意思说,他是主动去招惹了个暂离的牧师,以为能拣个便宜,结果被反杀了。

野外PVP是常有的事情,韩文清继续做着自己的声望任务,直到发现这位倒霉队友又被杀了两次。

“我被他守尸体了,我等会再复活。”剑客把麦都关了,无精打采地发送着聊天信息,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的绝望。

他原打算去组个治疗,在去“清泉峡谷”的路上又恰巧遇见了一位牧师。问了几句“大哥打本吗QAQ”没有得到回复,发送了组队邀请后没被接受也没被拒绝。倒霉的剑客断定这位牧师不在电脑面前,一时手贱就想欺负一下“平日总是像大爷一样特别难组、到处求他们下副本”的治疗,准备杀掉之后跑路。结果刚动手人家就活了,二话不说就跟他对打起来。他本也不是擅长PVP的玩家,对方起来穿着一身乱七八糟的装备,却实在是难对付,一个不小心他堂堂剑客居然被一个牧师给干掉了,还被守了尸。

在同一地点死亡多次,“捡尸体”的复活时间就越来越长。他好不容易抱上路过的这位可坦可输出的“大腿”两个人排新三本的随机组队,比自己去排能快不少。万一排到了他还没法复活被系统踢了就麻烦了……但他眼下也是无可奈何,打又打不过逃也逃不掉,只能眼睁睁看着穿得土里土气非常碍眼的“敌人”在他尸体周围转圈圈,时不时还跳一下以示存在。

这种野外随便PK的游戏一般大家也讲个明面上的道义,所谓杀人不守真君子。原地复活的角色在复活之后只有半血,如果遇上对方存心想守尸体,是毫无翻盘希望的。守着尸体连杀三次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韩文清打算去帮一把这位萍水相逢的队友。确认了队友坐标后他一边开着自动奔跑一边继续刷组队信息,在他赶到之时可怜的剑客又被杀了第四次。

这也太欺负人了。

韩文清想都没想,一个加速就冲了过去对着正在回血回蓝的牧师挥出一记闪电光速拳。

 

拳风所触及的空气如同凝固了一般迅速汇聚成一颗茧的形状,包裹住牧师的身形。张新杰给自己套上护盾,开了个减伤,边应付着拳法家这有备而来的第一波爆发,边向着断崖的方向退去。看对方这来势汹汹的架势,必定是今日第一条鱼的队友来寻仇了。

牧师单挑靠的是护盾反射的伤害和仅有一两个的攻击技能和DOT,简单说就是就算能赢也是靠“磨”的,张新杰没有把握速战速决在剑客等待复活的时间内解决掉对手,等变成二打一就难应付了,因此尽量把战场转移得远一点也就多一点机会——各种意义上的机会。

韩文清开着寸劲打出一套连招,在第一个吹飞技收势之时分毫不差地起跳,半空中蓄力准备下一轮爆发。对付治疗职业他有自己的一套经验,就算对方开着减伤也硬碰硬地压着打,要尽一切手段以最快速度把血线压到安全线以下。减伤效果的持续时间比自己的攻击buff要短,一波能打完一般能逼得对手不得不考虑读条治疗。

石不转一路向断崖退去,一步也没有停下。仅靠瞬发治疗、护盾和HOT维持着血线,缺口越来越大。韩文清心下明了,敢这样为所欲为地出来找事甚至还守尸的治疗,多半是在附近还有个接应他的队友。野外PVP和竞技场不同,没有任何技能和道具使用上的限制,也不被任何规则约束。打不过可以逃跑,可以叫人接应,可以以多欺少。把视野拉大以更方便观察周围,韩文清以来一个揍一个来两个揍一双的气势紧追着一步也不让。

存在于假想中的帮手并没有出现,而且这牧师似乎也不是很熟练的单挑高手,每次试图去骗打断都没能成功,技能分配也有点慌乱,韩文清三轮大招都没开完,牧师血量就被打到了30%以下。

韩文清觉得变成了是自己在欺负人,这简直是像打木桩练习一样揍这个牧师,也不需要太多技巧,按住打耐心揍就可以了。就这水平还出来杀人守尸,早晚也得被谁教做人吧。

快速回复的读条,韩文清没有去打断。

秒解掉牧师的唯一瞬发控制技恐惧术,转身一个打断,成功!

只有10%血量的石不转,6秒内无法使用任何治疗法术。

这就差不多了吧。韩文清心想。

终于等到了牧师的精神控制技能,韩文清耐心地等着10秒的控制时间过去。精神控制在团战中是需要严防的牧师强控技,但1V1中这种小技俩只是拖延时间罢了。而以眼下以这一局战斗的状况,也不过就拖延半分钟而已。

但是?等等,不对!

 

张新杰使用精神控制操控着这名为大漠孤烟的拳法家角色,连蹦带跳地跨越了最后5步的距离,跳下了山崖。


*TBC

评论(1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