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雪糕

四块五的真爱

[双花]删档游戏

不好吃也没办法,说割就割来投喂尘老师,革命友谊地久天长……七夕快乐! @琉璃薄带尘 

删档梗借《尼尔机械纪元》简化下一用。

——————————————————————


“你愿意删除存档,来达成真结局繁花血景吗?”

把霸图vs烟雨的赛后采访视频页面拖到底,孙哲平看到了底栏论坛热帖推荐上这样一个奇怪的标题。

“哎看看这个……”就像那个人真的在身边戳了戳他,不用回头也知道对方的眼神停留在“繁花血景”四个字上一样,孙哲平顺手点开了帖子。


标题:你愿意删除存档,来解锁真结局繁花血景吗?

楼主:终于打出TE了!制作人你出来我们谈谈人生……结局就不剧透了,非常的震撼…不过太美好啦激动得发帖都打不对字了,此生无憾!不知道是不是第一个打到TE的,大家加油啊!

1L 首杀
2L 果然有TE?重新燃起了希望!我已经被虐得不行了。
3L 已经没玩了,这游戏太恶意了。
4L 删除存档啥意思?
5L 疯狂打call!繁花血景一万年!

……

孙哲平一目十行地往下卷着鼠标滚轮。

32L 这是什么?游戏?在哪玩啊
33L 同人游戏一夏繁华
34L 楼主还在吗?求个结局n之后的存档啊,我卡bug了!!!

……

48L 33L你看看我!求指路!我搜游戏名字怎么没找到?

……

58L 我就求你们放个链接啊!!!!
59L 传送门:http://…………

-过审-【真的是糖不是刀】一夏繁花

原来是一个flash在线游戏。

封面做得极为简单,米白底色上四个小小的字仿佛有魔力一样吸引着孙哲平毫不犹豫地按下鼠标左键。

花瓣在点击处四散飞舞, “就是要给你们来点回忆杀”架势的BGM缓歌轻唱,一张张熟悉的插图带他回到最初的那些时光。这些图他几乎全看过。张佳乐十分喜欢这位荣耀同人界人称双花女神的图,当年出画集的时候还定了闹钟去抢预购前100的特典。懒得盯着时钟读秒倒计时,张佳乐仗着手速快疯狂刷新页面,却因刷新过快被系统判定为机器人禁了他一分钟的操作,功亏一篑。

“我靠!”张佳乐往椅背上一倒,“还带这样的啊!”

“你傻不傻啊。”

“你才傻!”一把捞过手机,张佳乐愤愤地开着微博小号发求购信息去了。

后来那份高价求来的特典钥匙扣他俩一人一个,Q版的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画得也十分精神好看。离开百花把钥匙丢给张佳乐的时候他看了一眼那个被众多粉丝哭嚎着“我来承包这个笑容”的小小的百花缭乱,看着张佳乐把它捏在手里,好看的手指在它的脸上划来划去。

于是他抢在张佳乐之前开口:

“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1.

 ——离开之前,你想对张佳乐说点什么呢?
 ——A:“张佳乐——等我恢复得差不多了应该可以回来打打个人赛的,好好努力,不要有压力,加油!”
 ——B:“手伤好了就联系你。”

原来这游戏是以自己为第一视角。作者大大你考虑过孙哲平本平玩的时候的心情吗?没来得及想“这根本不是我说话的风格嘛这个孙哲平ooc了”,他毫不犹豫按向了那个未曾说出口的A选项。

——“那等你恢复了,我们再重新开始。”
——第五赛季结束,百花战队的孙哲平和张佳乐同时退役。
画面定格成一张拍立得一样的照片。
——结局a:同去同归。


2.

这什么鬼结局。太无聊了…但孙哲平鬼使神差地居然没有关掉游戏。光标划向读档重来,按下B:

 ——“手伤好了就联系你。”

进度条飞快一闪而过。

 ——到了北京,不想被记者们“关心”,也不想再多关注荣耀的消息,你换了手机号。要不要把新的手机号告诉张佳乐呢?

——A:和张佳乐联系,告诉他新的手机号。

——张佳乐经常会周末去北京。

——百花的队友们对这件事习以为常,直到有一天他们发现,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张佳乐的周末都在训练室度过了。越来越绚丽的百花式光影中,弹药专家一路向前,仿佛身旁从未有过那个狂剑的身影。

——“小孙最近怎么样啦?”经理收拾着一堆文件,随口就问了一句。再一抬头发现张佳乐周围的时间像是停止了一般。

——“就……没怎么样啊。”张佳乐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该摆个什么样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啊。”

又一张“拍立得”记录下这位试图给出一个微笑的张佳乐。

——结局b:江湖不见。


3.

孙哲平满意地读档,走向选项B:不联系张佳乐。

——又一个赛季过去了,结束了最后一个疗程的治疗,你不用留在B市了。张佳乐……看起来压力真的很大啊,要不要回百花去,或者,至少回K市去?

——A:去K市找张佳乐。

——B:留在B市复健,不联系张佳乐。

对A的结果没有丝毫好奇心,孙哲平直接选择了B。

不能上场打比赛,回百花何用。

——今天是百花在B市客场比赛的日子,你对着早早买好的票发呆,到底要不要去看比赛呢?

——A:去看比赛。

这一次的剧情有点长。其间陆陆续续又进了几个结局,最后当全部的道路都指向同一个结果,“结局j”一字一字地显示在屏幕上时,孙哲平已经快要不记得读档该是从哪里开始了。

这个游戏的名字明明是“一夏繁花”,为什么自己在这短短时间里像是走过了很多个夏天一样。而且,每个夏天里,都没有什么花…孙哲平起身去打开了冰箱,在整整齐齐几排矿泉水中取出一瓶拧开。一丝倦意被冰冷的水带走,找到了正确的存档之后,孙哲平按下了“B:不联系张佳乐。”

——“B:不联系张佳乐。”

——“B:不联系张佳乐。”

……

——“B:不联系张佳乐。”

这样就很好。孙哲平毫不犹豫地一路选项B。


4.

——读卡器上的指示灯一闪一闪,新区的帐号卡在这里第一次和它的主人见面。英雄,取个名字吧!

——A:再睡一夏;

——B:绚花映彩。

孙哲平看着那个十分具备“张佳乐风格”的名字。恶作剧般地把鼠标移到B选项上。却发现点了之后毫无反应。

……大概……bug了吧…………

—— A:再睡一夏。

于是“一夏繁花”的游戏里时间线进入了第七赛季的尾声。

孙哲平并非会陷于回忆中的人,过去的事情都是过去了,没什么好纠结的。但他在此时却有了一丝对自己的不确信。

如果说他有什么遗憾的事情的话,大概就是从荣耀职业联盟官网的赛事报道上看到张佳乐退役的新闻,站起身来才意识到身在B市的自己和题图里那个背影相隔千山万水。

接近3000公里。孙哲平在医院排队无聊的时候曾经在地图上查过这个距离。 

游戏里给他安排了一段拨打张佳乐的电话,对方却已关机的剧情。

很好,非常,真实!


5.

游戏里的再睡一夏提着重剑,站在一片断壁顶上看向远处的战场。不知道是有几家公会的队伍纠缠在一起,打得十分热闹,各种技能的特效和声效都离他很远。

电脑前的孙哲平没有按快进。

上一次在网游里从这么远的距离分辨某个藏在各种炫目特效下的身影,还是在七年前的西部荒野吧。

孙哲平觉得自己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小游戏的作者就是要套路玩家。比如现在:

——A:将“浅花迷人”加为好友;

——B:什么都不做。

正常人都会选A,而一旦选A就会又拐入一个莫名其妙的结局里去了。很多中途弃坑的玩家都是因为受不了这反复读档的折磨。毕竟这种免费发布在小游戏平台上的同人游戏,出现任何结局都是不需要对玩家负责的,谁知道作者是不是就只想来个恶作剧呢。

孙哲平选了B。实际上,确实直到现在他也都没加过张佳乐任何号的好友。

接下来又进入走剧情阶段。张佳乐复出,加入霸图。对着镜头笑,展示他的百花缭乱新的造型,和他的新队友站在一起。

这几张图画得真不错,画中张佳乐简直像一首歌里唱的那样“笑容明亮,一如往昔”。孙哲平突然想去了解下这位画师有没有出过什么新的画册,才想起自己根本不记得人家的名字了。

算了…有机会的话问张佳乐就知道了。

也许是真的困了,他完全忘了俩人已经很久没有联系。


6.

——“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

突然消音的BGM提醒玩家这里是个虐点,然而当事人看来只觉得“我为什么当初就说出来那么奇怪的台词”。

这时两个选项猝不及防:

——来电显示:张佳乐。

——A:接。

——B:不接。

这几年里,对于“如果”接到张佳乐的电话这件事情,孙哲平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样的情绪。不能说没有期待,但又确实并不希望它发生。

他不能去想张佳乐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去找人要他的电话号码,也不敢想张佳乐为什么要打他电话。两人之间的不联系似乎成了一种你知我知的默契,小心翼翼地维持着,不容轻易打破。

孙哲平选了A。

——“孙哲平,你说过手伤好了就联系我的。”张佳乐极力让自己显得十分平静,“你大概是忘了哦。”

——张佳乐继续说着: “所以你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结局z:再见繁花血景。

孙哲平不自觉地瞟了一眼旁边手机的屏幕,什么都没有。当然是什么都没有。

还好什么都没有。


游戏窗口上开始滚动参与制作的名单,这算是结束了?

孙哲平看着他达成过的15个结局画面逐一重新展示过,准备关掉游戏。此刻界面上又出现了一行小字:

——你愿意删除至今为止的所有存档,来解锁真结局繁花血景吗?

原来这就是那个标题的意思。

这一次,没有去选择任何选项。孙哲平拿过手机,订下一张次日北京到青岛的机票。

评论(12)

热度(98)